当前位置:鸣人传媒国学红楼梦中薛家在贾宝玉被打后为何会内讧?原因是什么
红楼梦中薛家在贾宝玉被打后为何会内讧?原因是什么
2022-09-19

宝玉挨打发生在第三十三回,地点是贾政书房,时间是夏季午休后。各位一定都有所耳闻吧。

贾宝玉被打后,整个贾府天翻地覆,也调动了各方神经。王夫人对贾宝玉被打原因多方打听,袭人抓住机会向王夫人进言获得晋升契机,贾宝玉则送给林黛玉两方旧手帕传情,黛玉因此作了《题帕三绝》……

按说这些事与薛家无关。他们住在贾家,贾宝玉被打已经送了药,也多方探看。但最终这场风波还是牵连到他们,一家三口也因此有了“冲突”。

原来贾宝玉被打后,袭人出去问原由,结果焙茗一口咬定戏子蒋玉菡的事是薛蟠吃醋传出去的是非,才有忠顺王府登门刁难。

要说这件事原也不是大事,贾宝玉挨打原因不仅是蒋玉菡的问题。但如今打得重了,就不免牵牵连连。尤其大家都认为薛蟠做得出这种事,就让薛家百口莫辩。

薛家住在贾家几年一切费用自己出,到底也是在人家住着不走不像话。于薛姨妈来说这是迫不得已,为了儿女和薛家,只能不顾礼仪、脸面地住下去。但不表示她心安理得接受现在这样的状态。

所以,薛姨妈的心态难免“草木皆兵”,怕被人说,也怕自家人惹祸。薛宝钗处处与人为善也是这个道理。

如今传出来是薛蟠的原因让贾宝玉挨打,哪怕只是口说无凭,也让薛宝钗坐不住,当天就回家里和母亲说了。

(第三十四回)薛蟠因问:“听见宝兄弟吃了亏,是为什么?”薛姨妈正为这个不自在,见他问时,便咬着牙道:“不知好歹的东西,都是你闹的,你还有脸来问!”薛蟠见说,便怔了,忙问道:“我何尝闹什么?”薛姨妈道:“你还装憨呢!人人都知道是你说的,还赖呢。”薛蟠道:“人人说我杀了人,也就信了吧?”薛姨妈道:“连你妹妹都知道是你说的,难道他也赖你不成?”宝钗忙劝道:“妈和哥哥且别叫喊,消消停停的,就有个青红皂白了。”因向薛蟠道:“是你说的也罢,不是你说的也罢,事情也过去了,不必较证,倒把小事儿弄大了。我只劝你从此以后在外头少去胡闹,少管别人的事。天天一处大家胡逛,你是个不防头的人,过后儿没事就罢了,倘或有事,不是你干的,人人都也疑惑是你干的,不用说别人,我就先疑惑。”

薛蟠平时被称“薛大傻·子”,都知道他言语无忌,薛宝钗也认为这件事一定与他有关,殊不知这次还真冤枉了他。

薛蟠冤枉与否不重要,重要在薛宝钗的紧张和薛姨妈的气急败坏是实打实的。这就是寄人篱下的不得已。一件小事就会让自己处于尴尬的处境,平时再谨小慎微,奈何家里偏有不省事的闹腾。也就不怪薛家母女那么在意。

薛家来贾府图谋金玉良姻,母女二人在里边小心伺候,也是各种不如意。后文刘姥姥被戏耍,何尝不是薛家的现实?贾家对他们就算文雅一二,感情上还是类似不如意。只因为目的没有达成,不得不委曲求全。

薛姨妈牺牲薛宝钗的一生幸福和名誉,只是为了薛蟠和薛家的出路。奈何母女的辛苦付出换不来薛蟠的省心,如今“害得”贾宝玉被打,怎么不由得母女二人恚怒。

薛家的过度反应,证明了他们对金玉良姻的渴求,以及孤注一掷的决心。

将薛宝钗嫁给贾宝玉,读书人旁观觉得不划算。贾宝玉一无是处不说,心里还只有林黛玉,且贾府将不久抄家一无所有。但对薛家来说,未来如何不知道,但贾家却是他们能高攀的唯一机会。

薛家进京,看似打着给薛宝钗选秀的旗号,事实不过是炒作和幌子。他们的目的就是金玉良姻。

薛家一来贾家就宣扬薛宝钗的金锁和冷香丸,都是宣扬包装宝钗福泽深厚的炒作。以求薛宝钗配得上贾宝玉。薛姨妈更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和王夫人宣扬薛宝钗的金要找有玉的配。

薛家谋求金玉良姻,主要想达成三个目的。

一,贾宝玉是敕造荣国府下一代继承人,薛宝钗若能嫁进贾家,成为下一代的宝二奶奶,不但一生无忧,对薛家也形成强力扶持。

二,贾家虽然败落,但背后可调动的势力和影响特别大。也正是薛家最需要的靠山。薛家体量与贾家差距巨大,贾家有能力盘活薛家崩溃的家业。

三,金玉良姻不止是薛家的救命稻草,还是王家交给她们的任务。薛姨妈丈夫死后,她一介寡妇只能依靠娘家。王熙凤父亲在金陵,责无旁贷会帮助妹妹。但同时也会物尽其用,拿薛家加以利用,将之收为王家附庸。金玉良姻也因此而生。

不要小看王家的谋划。刨除神话故事,其实从贾宝玉含玉而生,到薛宝钗的金锁、冷香丸、金玉良姻……都是王家策划。几代王家女儿都是计划执行人罢了。

从王夫人到王熙凤,如果再加上薛宝钗,王家就将彻底把控住荣国府,实行反控制,予取予求。

这也是薛家明知不可为还一直赖着不走,贾母坚决反对金玉良姻的主要原因。金玉良姻于荣国府的利益非常不妥。

薛姨妈和薛宝钗等于豁出去一切,就为了能够帮薛蟠重整薛家。如果金玉良姻不成,一旦薛姨妈死了,薛家将彻底失去王家和贾家扶持,靠薛蟠只有毁灭一途。你说薛蟠“惹事”,薛姨妈着急上火不?

至于贾宝玉是否是良配,当时所有人身在局中看不到结局,就不重要。只要贾家不灭亡,贾宝玉这敕造荣国府继承人,贵妃亲弟弟,皇帝“小舅子”就可以成为薛家靠山。他本人能不能不重要,手里的资源和关系才是薛家看中的。

薛蟠想不到这些弯弯绕,对他来说每天吃喝玩乐,花钱痛快最重要。他见母亲和妹妹在姨丈家低三下四的虚与委蛇,还以为是薛宝钗看上了贾宝玉,想要攀高枝嫁入公门呢!

(第三十四回)宝钗道:“谁闹了?你先持刀动杖地闹起来,倒说别人闹。”薛蟠见宝钗说的句句有理,难以驳正,比母亲的话反难回答,因此便要设法拿话堵回他去,就无人敢拦自己的话了;也因正在气头儿上,未曾想话之轻重,便说道:“好妹妹,你不用和我闹,我早知道你的心了。从先妈和我说,你这金要拣有玉的才可正配,你留了心,见宝玉有那劳什骨子,你自然如今行动护着他。”话未说了,把个宝钗气怔了,拉着薛姨妈哭道:“妈妈你听,哥哥说的是什么话!”薛蟠见妹妹哭了,便知自己冒撞了,便赌气走到自己房里安歇不提。

要不怎么说实心人的思想简单。薛蟠全然没想到金玉良姻背后的真相。

他也不知道母亲薛姨妈偏心,为了儿子牺牲女儿一生幸福。

他更不知道妹妹薛宝钗的苦,明知道母亲为了哥哥牺牲她,却还要努力地帮助母亲达成心愿。

薛宝钗的悲剧在于她太懂事,可越是这样就越痛苦。她倾尽所有为了母兄,结果却被哥哥这番话彻底伤害了。

宝钗固然对贾宝玉有了一种情意,但却绝不是她的初心。她的感情萌生与林黛玉并不同,更像是自我催眠后的自我信服。

不管如何,这种女儿家的事,有别人背后说,没有自家人当面说,尤其薛宝钗一段时间以来被林黛玉挤兑,贾家人背后当然也不会有好话。她的精神早都紧绷到极致。如今一听到薛蟠也说她想嫁贾宝玉,胳膊肘往外拐。宝钗真的接受不了。

(第三十四回)宝钗满心委屈气忿,待要怎样,又怕他母亲不安,少不得含泪别了母亲,各自回来,到房里整哭了一夜。次日早起来,也无心梳洗,胡乱整理整理,便出来瞧母亲。可巧遇见林黛玉独立在花阴之下,问他哪里去。薛宝钗因说“家去”,口里说着,便只管走。黛玉见他无精打采得去了,又见眼上有哭泣之状,大非往日可比,便在后面笑道:“姐姐也自保重些儿。就是哭出两缸眼泪来,也医不好棒疮!”

鸣人传媒    手机版    网站地图    QQ号:1587901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