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鸣人传媒国学红楼梦中黛玉死后,宝玉为何只是出家?
红楼梦中黛玉死后,宝玉为何只是出家?
2022-09-20

红楼梦里的宝黛爱情,虽然是一出悲剧,但依然为很多人所羡慕。趣历史小编整理了一下,现在给大家详细说明,快点来看看吧。

如今的仙侠剧中塑造了很多“多情公子”的情种:宇文玥用生命护楚乔周全;白子画为了花千骨从头吐血吐到尾;夜华用结魄灯复活素素不成,竟点燃自身,想要重结一个素素……

宇文玥、白子画、夜华……编剧为了打动少女读者的心,演示各种男主的自伤、殉情,以为这就是情种,但曹雪芹却用贾宝玉告诉读者:情种的最高境界是什么?

贾宝玉和林黛玉堪称一对璧人,在荣国府人人利益至上的环境里,黛玉一介孤女尝尽了无助和冷漠,将全部情感都寄托在宝玉身上。幸运的是,宝玉也是一个情种,对黛玉的感情给予了贴心的回应和温暖的呵护。

有意思的是,从曹翁留下的前80回来看,贾宝玉性格太懦弱,用黛玉的话说,就是“银样镴枪头,中看不中用”,因此很多人觉得宝玉是个渣男,但曹翁却说他是“情种”。

那么宝玉的痴情、情种行为,更加可能是在80回后,在黛玉仙逝后,其中有个细节颇为耐人寻味。

当日贾家还正兴旺时,黛玉两次说到自己的死,宝玉两次赌咒发誓说:“你死了,我做和尚。”

通过种种迹象可知,宝玉在黛玉死后确实做了和尚,但宝玉被称为情种,在黛玉死后为何没有选择殉情而死,而是遁入了空门呢?

从种种细节分析,贾宝玉并非像现在的编剧一样没脑和冲动,他从黛玉死后,到出家做和尚,为黛玉守墓,并非一时冲动,而是经历了殉情、娶宝钗后,最后才无奈出家。

一、黛玉仙逝,宝玉跳河殉情未果,又做了忘恩负义的“王八”

在第23回,宝玉和黛玉共读《西厢记》,宝玉情不自已,用《西厢记》的唱词打趣林黛玉,惹得黛玉哭闹伤心,宝玉又一次赌咒发誓说:“明儿我掉在池子里,教个癞头元吞了去,变个大王八,等你做了‘一品夫人’,病老归西的时候,我往你坟上,替你驮碑。”

根据曹翁处处谶语的写作手法,这处描写明显就是黛玉和宝玉80回后结局的伏笔。而这处伏笔透露出了3层意思:

1、掉在池子里,另一种说法叫投河自尽。

这是贾宝玉在黛玉死后,情急之下选择的一种做法:投河自尽,其实就是殉情。

而女死男投河这个情节,其实在《红楼梦》里是出现过的,在王熙凤铁槛寺弄权一回,张财主的女儿张金哥原和守备的儿子有婚约,半路杀出个李衙内定要强娶张金哥,在王熙凤的弄权下,张财主和守备家毁了婚约,这金哥上吊自缢而死,守备儿子听到消息后,便投河自尽殉情。

脂砚斋评《红楼梦》时,就在一句“因此一事(绛珠草还泪),就勾出多少风流冤家,来陪他们去了结此案”旁侧批:“余不及一人者,盖全部之主,唯二玉二人也”

这说明,张金哥和守备儿子的故事,也是宝玉和黛玉结局的一种影射,在黛玉刚死之后,宝玉是否也曾如守备之子一样,投河殉情?

根据这处情节,加上曹翁作文的严谨,有充分的理由相信,黛玉死后,宝玉是有过跳河殉情的行为,不过从宝玉出家的情节看,他殉情未果。

2、变个大王八:说明宝玉不顾对黛玉的承诺,打算和宝钗好好过日子的想法

其实在原著中,“大王八”用的是“大忘八”三字,说明宝玉在经历过黛玉刚死之后的悲痛欲绝,几乎寻死的挣扎后,面对现实无可奈何,也曾打起精神和宝钗成家,好好过日子。

宝玉忘记和他有生死之约的黛玉,和宝钗结婚,在宝玉看来这是忘恩负义的表现,所以说,掉在水池里后,变成了“大忘八”。

贾宝玉的这种选择,其实是大多数人对生活的态度,当理想破灭后,只能选择眼前的美好。对于贾宝玉来说,黛玉是诗和远方,宝钗也许就是眼前的苟且吧。

3、在黛玉坟上驮碑,其实就是守墓。

宝玉说,等黛玉做了一品夫人,病老归西时,到她的坟上去驮碑,这里透露出的信息很多,首先黛玉是做了一品夫人的,可能黛玉的死,和贾家为她张罗的婚姻,做一品夫人有关。

根据黛玉如神仙一流的绝世美貌和气质,在靠女孩联姻维持家道的贾家来说,黛玉就是一个巴结到权势人物的资源,在贾母死后,王夫人包括贾家上下人等, 这么好的利益不谋求,那都对不起贾家上下“一个富贵心,两个体面眼”。

所以说,黛玉与其说是因泪尽而亡,不如说是不堪忍受另嫁他人的窘境。黛玉死亡最大的可能是被迫嫁给一品将军或官员,做了一品夫人,但在嫁进门前,黛玉就死了,才保住了“质本洁来还洁去”的洁净躯体和精神。

宝玉在和宝钗结婚后,最终还是遁入了空门,在黛玉坟前守墓到舌钝齿落,也就是宝玉说的,等到黛玉病老归西,到黛玉坟上驮碑。

宝玉为黛玉驮碑,其实在书中前80回也有伏笔:

贾雨村在智通寺遇到齿落舌钝的老僧,老僧生活的地点就在黛玉姑苏老家的郊外,在一片竹林旁。这老僧靠清粥度日,最后又聋又糊涂,但却丝毫没有退缩:这是宝玉最后的结局,做了一名和尚,成了一名情僧。

二、度宝玉出家的二人,一是黛玉,二是宝钗

宝玉最后出家,到底是谁度化的呢?有人说是一僧一道,其实这是不准确的。

参考甄士隐出家为僧可知,甄士隐出家是受了一僧一道的度化,实际真正度化他的一是她的女儿甄英莲被拐,一是妻子封氏及封氏娘家的苛待。其实度化贾宝玉出家的也另有其人。

在第5回梦游太虚幻境时,宝玉在太虚幻境和秦可卿结为夫妻,看尽了世上没有的绝世出尘美人,又在薄命司看全了林黛玉、薛宝钗等十二钗的悲惨命运,还不能开悟,警幻仙姑就带他来到黑水淌洋的迷津河。

这迷津内十分凶险,荆棘遍地,虎狼成群,滔天黑水汹涌,河内还有夜叉怪物扑上来,真是世界末日一般。

警幻仙姑说,这迷津“深有万丈,遥亘千里”,没边没沿,且里面没有船可以通行,如果想要跳出迷津,只有通过一个木筏,“这木筏由木居士掌舵,灰侍者撑篙,不受金银之谢,但遇有缘者度之。”

也就是说,贾宝玉最后脱离纸醉金迷,追求富贵的迷津之地,遁入空门,是有木居士和灰侍者度化的。那么这木居士和灰侍者是谁呢?

有人说是一僧一道,“源易缘”认为真正的木居士是林黛玉,灰侍者是薛宝钗。

黛玉姓林,曾自称草木之人,所以这木居士极有可能是黛玉。

其次,对宝玉的一生有最大影响的,就是林黛玉,少年时宝玉是林妹妹的护花使者,黛玉死后,宝玉为她殉情,最后又因她遁入空门,这样一个人不是度化他的人,谁又是呢?

宝玉的人生观的形成和改变,其实都和黛玉息息相关。

而灰侍者是谁呢,“源易缘”认为正是薛宝钗,严格的说是薛宝钗和薛家。

贾母带刘姥姥游览大观园时,到宝钗的屋子外时就感到阴森透骨,进了房屋看到,如雪洞一般,贾母说:“年轻的姑娘们,房里这样素净,也忌讳。”

贾母她们看到的蘅芜苑的景象,实际很灰暗,极可能是宝玉和宝钗婚后及宝玉出家后的场景,可不就是灰侍者吗?

这说明,宝钗和宝玉成婚后,已经是贾家被抄家以后了,二宝的婚后生活十分贫寒和冷清,加上宝钗不爱花儿、粉儿,只爱仕途经济的性格,让宝玉感到无趣,宝钗和“灰”、“无趣”是可以划等号的。

参照甄士隐和封氏的故事,宝玉和宝钗婚后也经历了生活难以为继到庄子上生活的经历,最后庄子上有兵作乱,有自然灾害等难以存身,夫妻二人投奔到宝钗娘家薛家。

薛家最后坑了宝玉卖庄子的银钱后,埋怨宝玉不会生计,对宝玉连苛待带冷嘲热讽,最后宝玉对薛宝钗、薛家和那个世道灰心,最后离家遁入空门。

木居士黛玉的死亡,让宝玉丧失了理想,灰侍者宝钗及薛家的无趣及无情,让宝玉灰心丧气,精神世界和物质世界的双重失望,使宝玉最后遁入空门,余生守着黛玉墓地,犹如还守候着最后的人生理想。

所以,宝玉即便最后成了和尚,也是一个情僧,而非四大皆空的和尚。

鸣人传媒    手机版    网站地图    QQ号:1587901230